sirenbath

【麦藏】Sous le Vent(完)(在风中)

韵乃YuNaiELK:

本来想一万多字就完结,结果字数爆得一发不可收拾超乎我想象变成三万多.....这篇文也是我更的最勤快的一篇了,(看看那几个还坑着的),感谢 @XXxwww xx小天使的鞭策,总算是产出来了(躺倒)。


之后还打算搞个后日谈番外。


文中设定的半藏和麦克雷都是二十几岁左右,比较年轻。然后因为整篇文主线就是感情线,所以里边人动不动就多愁善感哭唧唧,望谅解。


正文非常长,不想看正文的小伙伴可以中途直接上车,不影响阅读。


发得仓促欢迎捉虫。


一觉醒来文被pinbi了,朋友们让我们愉快地走link吧(泪眼朦胧)


(咸鱼躺)


~~~~~~~~~~~~~~~~~~~~~~~分割线


我一觉醒来


忽然就发现


我心爱的的车车


被拖走了


看见即是缘分(This is a car)


阿弥陀佛

【麦藏】我生命中最美丽的一天(全文合集)

韵乃YuNaiELK:

题外话:


想了想还是一口气看完的阅读体验更好,所以删了前面那章做成了合集。


由于突如其来的学期任务番外《The death of you and me》可能得寒假才能发送给大家,非常抱歉,会附赠一篇青年麦家主藏的中篇《lonesome rider》作为补偿一起发送。(土下座)


十分期待和大家交流,请给我留言~~~~~这是我至今为止花的心血最多的一篇文,如果你能留下一点感想,我会特别开心,真的。


括号内是推荐食用时听的BGM。


如果喜欢的话可以带一本走。


这里是通贩地址


~~~~~~~~~~~~~~~~~分割线


CP:杰西·麦克雷X岛田半藏


时空穿越梗,半藏曾加入过黑爪。


 主要角色“死亡”预警。


第一章




第二章(上)




第二章(下)


(It Takes a Lot to Know a Man)




第三章




第四章




第五章(上)


(Bogatyri)




第五章(下)




第六章


(Her Name Was Tragedy)




第七章




第八章


(Epilogue)




第九章(上)


(The Clouds in Camarillo)




第九章(下)




第十章(上)


(in death)


第十章(下)




第十一章


(Paranoid Android)




第十二章(上)


(The Water)




第十二章(中)




第十二章(下)




第十三章(上)


(Mad About You)




第十三章(中)




第十三章(下)


(Gravity)




第十四章


(Your Bravest Fight)




第十五章


(Silver Lining)




第十六章


(Too far)




第十七章


(We Are... The Dream)




“All my enemies who wouldn't wish who I was ,except you ”


  "就连我的敌人都不希望遭受我的命运,除了你。"



























阿软:

改邪归正

授权转载 授权见主页 禁止二次转载
推:リリィ@strawberiry

【Spideypool】Dancing In The Rain(RR贱x荷兰虫,倒追4.0!)

AOzero:

Attention:


1、虫追贱系列4.0!哇,都写到4.0了233333


前几篇请走:Made a Date(1.0)1.5Glint(2.0)Young Night(3.0)3.5


2、RR贱/荷兰虫,大家都知道荷兰弟弟在lip sync battle上干了啥了233333他真是很可爱哇,我今天唱了一早上的Umbrella哈哈哈哈


就很想写荷兰虫啦!不过还是能很明显地感觉到荷兰弟弟与Peter的不同哇w只是电影还没出,所以我就只能按我自己感觉的荷兰虫来写啦www


3、虽然荷兰虫≠荷兰弟弟,但是文里的梗还是和lip sync battle里荷兰弟弟的装扮有关系哇w


 


 


OK?


 


 


Dancing In The Rain


by AOzero


 


Peter瞪大眼睛,满脸难以置信。他在傍晚时荡过了几乎半个纽约,降落在Wade的安全屋的屋顶,从窗户钻进了Wade的房间——没别的意图,只是想来翻翻Wade的冰箱,以及Wade的杂志柜。嘴里咬着Wade的披萨,手上翻看Wade的杂志——其中一些不太适合Peter看,于是Peter每次都只能看彩虹小马——玩会儿Wade的电子游戏,如果Al在旁边还可以和她聊会儿天,这是Peter最近特别热衷的周末活动。


之所以Peter会经常来造访Wade的公寓,我们得有个前情提要:Wade越来越放任他了。而Peter和Al,就连Wade都对此心知肚明(他知道他自己的想法!这真是个奇迹),但他们都心照不宣地没提起这件事。Peter对Wade采取的很多“行动”也越来越不顾忌Wade的叽叽歪歪了——用Wade的话来说,就是这个小男孩咬定了Wade不会对他做什么过分的事,于是开始疯狂蹬鼻子上脸。Peter经常会无缘无故地靠在Wade身上、趴在他背上并用手扒他的肩膀,或者找一切理由牵Wade的手——比如,“让我看看你的指纹好吗,May婶告诉我一些关于指纹的事,我觉得很有趣”,更让Wade生气的是,他盯着Wade的手指看了半天,然后说,呃,呃,你这块皮都不完整,看不清啦。说完了还是不放开Wade的手,因为Peter说,我会再努力一些的。


好吧,再努力一些吧,指纹大师。Wade朝他翻了个白眼,然后说了很多听上去怪刻薄的话——大部分是对Wade自己刻薄——但Peter完全没理他。


在圣诞节那次路灯下的亲吻之后,Peter又亲过几次Wade,不过大多数都是Wade半梦半醒,或者半死不活的时候。Peter以为Wade不知道,但是Wade对此心知肚明(再次,这真是个奇迹),但他没有揭穿。


所以,让我们回到场景上来。Peter在Wade的房间里,穿着他的制服,手里拎着一大份墨西哥卷饼——足够撑死两个正常体重的纽约市民——面罩被他摘下来了,否则你们也看不到他吃惊的样子了。


Wade站在他对面,身上好好地穿着衣服,是的,非常完美地穿着衣服,否则Peter就不该是惊讶,而是惊慌到把墨西哥卷饼往Wade脸上砸了。


Wade脸上。事实上,Peter现在也可能惊慌到把卷饼往Wade脸上砸,因为Wade的脸看上去完全不正常——或者说,因为太正常了,所以这很不对劲。Wade的脸上什么疤痕都没有,他甚至长出头发和胡子来了,这本来是不可能的。他的皮肤非常光滑,看上去就是个很正常的帅伙子。


“干嘛?”Wade怒气汹汹地说,“把卷饼给我,你不饿吗?”


Peter张张嘴,还是把卷饼递了过去。“不饿。”他说,很快地瞟了Wade一眼,然后深吸一口气,说,“事实上,你的——”


“不饿就行,因为这些卷饼本来就全是我一个人的。”Wade嘟囔着说,拿起一个卷饼往嘴里塞。Peter心情复杂地看着他,Wade是个混蛋,他一直都很清楚这一点,但是昨天Wade还是个疤疤脸混蛋呢,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你的脸……”Peter朝他比划了一下,“你的脸是怎么了?”


他盯着Wade看了好一会儿,露出的表情就好像是看见Wade的脸被一个异形啃了似的。


“噢,这个,”Wade还在狼吞虎咽地吃着Peter帮他跑腿带上来的卷饼,一边口齿不清地说,“怎么,是不是太像瑞安·科万腾啦?”


Peter表情复杂地盯着他看了一会儿,然后说:“是啊——其实更像瑞安·雷诺兹一点。”


“你没说高斯林我已经很感谢你了。”Wade不停嚼着卷饼,发现Peter还是盯着他看的时候朝他皱皱鼻子。


“帅到你都无话可说目不转睛了?”


在Wade嘴里还塞满了卷饼,脸颊撑得鼓起来,看上去简直毫无形象的时候,这句话听上去纯粹就是句傻话,但Peter居然还是脸红了。他移开了视线,跑到床边去,摁了摁胸口的小蜘蛛,把制服脱下来,换上自己的便服。Wade很快就把卷饼全都吃完了,真的一点也没给Peter留。他用不知道从哪掏出来的破布擦擦嘴,开始在衣柜里翻衣服。Peter把衣服换好了,有些疑惑地看着他把衣服一件一件地扔在床上。


“你的脸到底是怎么了?”Peter问他,“你不是说就连最先端的整容技术也救不了它了吗?”


“就是变回来了呗,某种神秘又古老的魔法——”Wade说起魔法时就停下了翻找衣物,在空中装模作样地画了个圆,才又继续在衣柜里翻来翻去,“你大概不太懂这些东西——毕竟你是个小科学宅,要明白——”


“我当然知道,我听说过Dr. Strange。”Peter撇撇嘴,坐到Wade的床上,“其实我一直挺希望他能教教我怎么用魔法,那一定很酷,你知道,蜘蛛法师之类的——比起这个,这个魔法会解开吗?还是你一直都是瑞安·雷诺兹的脸了?”


“噢,这个困扰到你什么了?”Wade终于把自己从衣柜里拔出来了,他翻出了一件黑色的兜帽衫和夹克,开始脱印着小猫的睡衣。Peter盯着自己运动鞋的鞋尖,说:“没什么,只是这挺奇怪的?如果你可以用魔法治好自己,你之前为什么不这么做?”


“因为这挺麻烦,你知道?”Wade把一条长裤提到腰间,Peter一直都没有回头看他,因为盯着Wade换衣服实在让他感觉有些尴尬,而且Wade一定会说一些浑话让场面更加尴尬,所以他打定主意,紧紧地盯着自己的鞋尖。


“你更喜欢疤痕吗?这是什么年轻一代的特殊癖好?”Wade把衣服全都套好了,Peter才回头看他。Wade摸着自己的下巴——有细细的胡茬,Peter注意到了。


Peter朝他摇摇头,说:“这样挺好的。只是吓了我一跳,你知道……你以后都是这样了吗?所以我还得花点时间适应一下?”


“那你最好快点适应。”Wade说,不知道为什么,Peter总觉得他似乎忽然有些心情不好——好吧,他把Peter从床上赶起来,并且催他回家,还威胁说如果Peter不走,他要把Peter从窗户扔出去。


因为他看上去又像在犯病了,Peter只好站起来,裤子蹭了蹭手心,接着他发现Wade往自己身上喷了一些香水——说真的?——还穿上了靴子,戴上一块表,用发胶抹了抹头发——说真的。


“你要出门吗?”Peter问,“去哪?”


“大人忙的时候小孩别插嘴。”Wade瞪了他一眼,走出了房间。Peter可以听见他大声地和Al说,如果Peter十分钟以内没离开他们的公寓,Al可以用盲人拐杖把Peter揍出去。


Peter站在Wade的房间里,他想了好一会儿,最后决定跟上去看看Wade到底打算去哪。


 


Wade走过了好几个街区,他一开始习惯性地把兜帽掀起来罩住自己的脑袋,过了一会儿才意识到他没必要这么做了,于是又把兜帽掀开。街上的人没有一个人在看他,这对Wade来说还算是好事。他钻过几个街区,最后在遍布酒吧的街道停了下来。Wade站在街边,盯着那些酒吧看了一会儿,有几个女孩路过时朝他打了招呼,还有几个男人也朝他递着眼神。但Wade只是扯扯嘴角,然后走进了其中一个酒吧。


这样的地方天生适合Wade,嘈杂,混乱,但是极富节奏和力量,并且充满了性感的女孩。Wade很快就靠在吧台边,与几个嘴唇红艳的女孩聊起天来,给她们轮流摸了一下自己的胸膛。他低声笑起来,又给她们讲了一个有些下流的笑话,让她们也咯咯笑起来。Wade很久没有来这种场合了,但这种感觉他一直都没有生疏,至少酒的味道还是一如既往地糟糕。几个女孩给他写了个号码,在他的脸上留下一个唇印,便又回到了人群里。


Wade把号码收到外套兜里,环顾着四周。人们要么随着音乐舞蹈,要么端着酒杯热吻,要么在玩一些有些疯狂的灌酒游戏。几个靠在摆满酒杯的桌子边,穿着黑色紧身衣的女孩朝Wade眨眨眼,Wade也朝她们礼貌地笑了笑,但他立刻注意到有些不对劲。他清楚那是今晚的表演者,将会在酒吧的舞台上进行一些热辣到甚至有些不太适宜的舞蹈——拜托,你以为为什么这些酒吧是成年制的?——她们的确都很辣,而且明显对Wade很有兴趣。


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那个躲在女孩们身后,贴着桌子站着,完全没有看向他的——Wade眯着眼睛好好地看了一会儿,接着把酒杯放在吧台上。他披着炫目的灯光和躁动的节奏,钻过贴着身子热舞的人群,走到了那群女孩身边。她们朝他伸出手,闪闪发光的指尖抚上Wade的下巴,轻轻划过他脸颊,Wade握住其中一个金发女孩的手,微微俯下身亲吻她的脖颈,逗得她颤动着肩膀笑起来。很快,酒吧的人员看到了,伸手来赶Wade,让他离表演的女孩们远一些。


Wade朝他咧咧嘴,放开了金发女孩,把两只手都举高了。接着他伸出手,猛地拉起那个人,钻进了人群里,把身后的尖叫和吼叫都淹没在音乐的节奏里。Wade拉着跌跌撞撞地跟在他身后的人,钻到酒吧的一块红色帘布之后,这里的灯光非常模糊,并且被帘子隔成一个一个的空间,但最起码可以说话。


他放开了Peter的手,然后捂着自己的眼睛,在原地走了两步。


Peter有些紧张地盯着他看,说:“他们不让我进来,我就……你……你怎么知道是我的?”


“我当然可以看出来是你,宝贝儿!”Wade大声说,然后意识到声音有些太大了,不得不压低声音,他们后面传来了奇奇怪怪的呻吟——Peter因此耳尖都有些发红了。Wade抓着自己的头发,咬着牙问:“你难道对自己的肌肉没有自觉吗?你看看你的胳膊!比外面的姑娘的腿还要粗——”


Peter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胳膊,然后有些不高兴地瞪了Wade一眼。Wade没理他不高兴的眼神,继续问:“你从哪找来的这身衣服?你把负责表演的姑娘敲晕了?”


“没有!我没有,”Peter睁大眼睛,“老天,我当然不会这么做,但是——她在后门那里,醉得不省人事,我就……当然我先把她背到医院去了,在医生给她穿上病服以后我才——”


Wade张张嘴,不知道他应该说什么。毕竟Peter站在他前面,“胳膊比外面姑娘的腿还要粗”,但是穿着一件无袖马甲,紧身热裤和——那是什么,渔网袜?


“你为什么在这?你跟踪我了?又——跟踪我了?”Wade故意强调了这个“又”字,好让Peter有点罪恶感。但Peter只是微微分开腿,站直了,然后说:“是的,毕竟你可能会干些坏事,每个人都告诉我应该睁大眼睛盯着你。”


“我很确定每个人都告诉你,应该马上闭上眼睛离我远点。”Wade说。Peter立刻被揭穿了,还没想好怎么回嘴,就气鼓鼓地闭上嘴了。


“你的小脑瓜到底是怎么了,疯了吗?如果我没发现你,酒吧的人让你上台去你怎么办?你真的会跳舞吗,啊?”Wade都不知道自己是在生气,还是觉得特别好笑,马上就要笑得躺到地上去了。这种感情非常复杂,因为这种不能掌控的情绪,Wade有些烦躁。


“嗯……会一点,但不是很在行。”Peter撇着嘴,耸耸肩,“我想,如果非要上台,我可能需要在十分钟内学会怎么跳钢管舞?”


“什么!你想把我热辣的意淫舞蹈变成什么,变装秀马戏团表演吗?你应该马上回家!”Wade都快抓狂了,他仰起脑袋,朝天花板无声地喊了一声“Whaaatttt”,才又看向Peter,“现在就回家,别忘了把这身衣服还给那个性感的小姐妹。”


“可是——”Peter说,他撇撇嘴,“……你会把那些女孩带回家吗?”


“听着,”Wade深吸一口气,他叉着腰,一副马上就要讲大道理的样子,“我们他妈的不是情侣,小甜饼,我想我已经和你讲过很多——很多——很多遍了!”


他的声音提高了一些,但似乎这些帘子后没有一个人注意他们。只有呻吟声,一声比一声大。Peter忍不住伸出手,捂住自己的耳朵。


“我知道,”Peter捂着耳朵,朝他皱皱眉毛,“你想表达的重点是?”


Wade没想到他会这么说,差点被堵得不知道说什么,他手舞足蹈了半天,然后说:“我的意思就是,这和你没关系,你管不着我。”


“那你也管不着我啊。”Peter放下手,改为交叉抱在胸前,“我不回去。”


Wade捂住自己的嘴巴,他瞪着Peter,最后说:“好啊!那你上去跳吧,如果被谁伤害到脆弱的心脏,那可是你自己的问题。”


Peter朝他抬抬下巴,一脸根本不服输的表情,转身就往外走了。Wade看着他掀开帘子走出去,在原地蹦了好几下才终于不怎么生气了,这才回到了音乐和人群的浪潮里去。


 


在主持人宣布演出开始时,Wade靠在吧台边,发出了一连串简直可以用阴险来形容的笑声。人群发出欢呼声,酒吧的负责人站在吧台后,对Wade说:“今晚的表演一定非常精彩,我这么和你保证,你会迫不及待想往那些姑娘的胸口塞亲吻的。”


“噢,当然,当然。”Wade又阴险地怪笑了两声,“你们的头牌是谁?”


“我们的钢管舞明星,Booty Bonnie?”负责人笑起来,“她可是这条街的明星,我想你应该也听说过她。不过这个女孩可疯了,总是在演出前喝个不停,希望她今天不会吐在我的舞台上。”


“相信我,如果我知道一个人叫Booty Bonnie,我绝对能记住一辈子。”Wade拍着吧台笑了两声,然后回头去看舞台。伴舞的女孩们已经上场了,包括那个被Wade亲吻了脖颈的金发姑娘,她朝Wade眨眨眼睛,Wade则朝她扔了个飞吻。人群因为女孩们的扭动而发出欢呼声,还有人吹起了口哨。接着主持人的大声说:“接下来,让我们一起欢迎我们的大明星,Booty Bonnie!”


Wade的欢呼声绝对比周围任何人的都大,负责人靠着吧台,朝他挤挤眼睛,说:“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她呢。”


“噢,我喜欢死了,我向你保证。”Wade朝他眨眨眼睛,又开始鼓掌欢呼起来。


过了一会儿,Wade看到Peter慢慢地走到了舞台上。欢呼声渐渐变小了,然后瞬间停止了,连DJ都停下了音乐,瞪着舞台中央。人们都面面相觑,小声议论起来。负责人惊讶地看着舞台,焦急地小声喊主持人过来。


Wade撑着下巴,饶有兴致地看着周围的人。大家都开始议论起来,Peter站在舞台上,似乎在做深呼吸,或者说在等其他人的下一步动作——因为他看上去一点也不慌张。


“那是个男孩吧??”负责人扯着主持人,低吼道,“Bonnie去哪了?”


“可是,先生,你之前也说过……我们可以再多样化一些嘛,所以会有新花样出现也……”主持人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支支吾吾地解释。


“多样化?你当我瞎吗,那就是个男孩啊!我们从来没有雇过男孩!”负责人猛地拍了他一下。Peter在这时看向了Wade,Wade猛地鼓起掌来,欢呼了一声,酒吧里的人都回头来看他,他就吹起口哨来。


“回去,继续放音乐,让姑娘们继续跳——然后让歌手上去。”负责人又打了主持人一巴掌,“这事我们之后会计较的。那个男孩看上去二十岁都不到,谁让他进来的?”


音乐又响了起来,女孩们看了看对方,还是按照原来的计划跳起舞来。Peter深吸一口气,慢慢地朝钢管走了过去。他把手放到钢管上,轻轻地握住了,然后把靴子踢掉。所有人都屏着呼吸盯着他看,Wade嗤笑一声,Peter真的十分钟学会怎么跳钢管舞了?


但是Peter并没有跳钢管舞。他干了一件很奇怪的事——他顺着钢管往上爬,看上去简直毫不费力,所有人都惊呆了。


“这是在干嘛?”负责人也吓到了,张大嘴看着他。Peter深吸一口气,爬到了钢管的顶部。他单脚踩着钢管的顶端,慢慢地站直了。人群发出了惊呼声,Wade捂住了眼睛。


Peter忽然往上一跳,抓住了舞台上方搭建的钢条。Wade注意到了,他在手腕的蕾丝边袖口里藏了蛛网发射器,这时他就悄悄把蛛丝缠上,假装是自己藏在这的道具。他悄悄地往舞池顶部的天花板扔了几串蛛丝,大家好像都没发觉,还以为这是舞台特效之类的。接着Peter就握着这截蛛丝,猛地荡了下来,在人们的脑袋上方快速地换到另一根蛛丝上,在舞池上方快速地飞荡起来。


刚好这是歌手已经开嗓了,可能还是受到他的影响,居然兴致来了,唱了《Chandelier》。Peter在音乐声中从人们头顶上飞荡过去,他垂下手臂,去碰下面的人,这些已经被酒精蒙蔽了神经的人们,从一开始的惊讶,到惊叹,接着是惊喜,他们大笑起来,欢呼着向上跳跃,伸手去够Peter的手,去触碰他一掠而过的指尖。


他在舞池上方飞荡过去,像是把蛛丝当秋千一般,故意荡得有些缓慢,但又抓不住他,让人心痒。Wade靠在吧台边,撇撇嘴。Peter看到他了,就荡过来,用手摸了摸他的脸,很快又因为作用力而往回摆,他因此又离开了。


这首歌结束后,Wade看着他回到了舞台上,站在钢管顶部朝所有人鞠了个躬,并在人群的欢呼声中直直地向后倒去。所有人都开始惊呼的时候,他在空中翻了个身,稳稳地落在了地上,提起地上的靴子,又鞠了个躬。人群立刻鼓掌欢呼,朝他吹起口哨来。Wade嗤笑一声,说:“真的变成马戏团了。”


“这他妈——”负责人张大嘴,“这他妈怎么回事?”他转身朝主持人走去,打算去询问男孩的来历了。Wade也离开了吧台,朝往台下走的Peter走去。Peter一下台就被人群围住了,Wade费了点力才挤开这些人群——“你他妈再不把你的屁股挪开我就往里面塞手榴弹了”——挤到Peter旁边。他注意到有好些人在给Peter递电话号码,Peter居然一个一个地接过来,还朝他们道谢。有一个女孩想伸手去摸他低领口马甲露出来的胸膛,Peter勉强躲过去了,可能蜘蛛感应都被逼出来了。


Wade把周围人的手都拍开,毫不做作地说:“走了啊走了啊,我是他的经纪人,别给他打电话,给我打——这位姐姐,需要我的电话号码吗?”


Peter在后面用只穿着渔网袜的脚踹了他小腿一下,Wade转过来,搂着他往外走,把周围的人都推开,才终于钻出了人群。他们一直走到酒吧门口,还有不少人围着,Wade只能带着Peter突出重围,拉着他一直走到马路对面才停下来。Peter扶着电灯,把黑皮靴套回脚上,呼出一口气,把黑色的假发摘了下来,抓了抓自己都出汗了的棕发。


“马戏团明星。”Wade拍了拍他裸露的脊背,发现那里都是汗,就在Peter的衣服上蹭了蹭手,“我就说你跳不来钢管舞吧。”


“我——”Peter刚要说话,Wade忽然伸手去摸他的屁股,他吓了一跳,直直地站着没动。Wade从Peter的后裤兜里捞出几张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看了看,一眼就看得出都是男人给的电话号码,就全都撕了。


“你连交际舞都不会跳,怎么可能会跳钢管舞?”Wade拍拍手,转身往街道上走,“不过这场Spider-Man模仿秀还挺让人记忆深刻,他们给你留了那么多电话号码呢。”


“他们一定是觉得我做得还不错?”Peter小跑着跟上他,朝Wade咧咧嘴,“当然,我当然做得不错啦,我是真正的Spider-Man嘛。”


“不,他们一定是想上你。”Wade也朝他咧咧嘴,那个阴险的笑容又出现在他脸上,“因为Spider-Man有个绝赞的屁股嘛。”


Peter本来想生气的,但是他仔细地想了想,忽然又脸红了,就没回嘴。Wade和Peter走了一段路,在发现Peter搓了搓自己的手臂以后,Wade把夹克脱了下来,让Peter穿上。夹克有些大,刚好把Peter的热裤遮住了,露出那一小层绒边。周围的人朝他们轻笑两声,八成是把他们当成谈好生意的年轻男妓和出来找乐子的已婚男人了。如果再加点情节,这个已婚男人还心肠柔软,愿意给这个年轻的男孩披件衣服。Peter却一点也没有被人注视的自觉,他把手插在夹克的衣兜里,走路像带风似的,时不时和Wade说两句话,看上去倒是和年轻男妓边都沾不上,更像一个闲着无聊出来体验生活的普通男孩。


他们走了没几步路,还在商量怎么把衣服还给Bonnie,天空忽然开始掉下豆子般的雨,很快就大片大片地往下落。Wade咒骂了一句,和Peter冲到街道附近的屋檐下躲雨。他们身上已经淋湿了一些,Peter抹了一把头发,回头去看Wade,然后他啊地大叫了一声。


“怎么了?”Wade被他吓了一跳,捂着胸口问他。


“你的脸——”Peter瞪着他,惊慌地说,“Wade——你的脸融化了!这片雨是不是抗自愈因子?”


“我倒是希望呢。”Wade叹了口气,他摸了摸自己的脖颈和耳朵后方,把贴在脸上的那层硅胶慢慢撕下来,“特效化妆,你知不知道?”他嗤笑一声,“这就是我的魔法了,男孩。”


Peter瞪着他,看着他把脸上和手上的“妆”都卸干净,露出下面疤痕遍布的皮肤。“嘣——瑞安·雷诺兹没啦。”他哼笑两声,Peter盯着他看了一会儿,忍不住也笑了。


“看来我的脸还没有你的妆厉害。”Wade说,他指了指Peter的眼角,Peter伸手去摸,才想起来他在后台,被一群女孩围着化的妆,防水性能可能太好了,即使淋到雨也没怎么糊,眼线还留在他的眼角,嘴唇也还是红着。


“完了,我又没有可以卸妆的东西。”Peter绝望地说,“我必须钻窗户回家了,如果让May婶看见,她会尖叫的。”


“好吧,好吧,你那个精神衰弱的婶婶,遇到任何事都会陷入惊慌失措。”Wade吐着舌头,露出被人掐住脖子一般的表情。他把硅胶扔到屋檐下的垃圾箱里,然后朝它摆摆手,说:“再见了,不管你是哪个瑞安。”


“我很抱歉,我以为你真的变回来了……”Peter嘟囔着说,他背着手,靠着墙边站着。Wade瞥了他一眼,哼了一声。


“嗯哼,所以你还是更喜欢有头发的我,对不对?”Wade嗤笑一声,“我知道的,抱歉让你失望了,我理解,毕竟我自己也喜欢——”


“不,我更喜欢有疤的你。”Peter深吸一口气,说,“但这不是因为我有什么特殊癖好之类的……”


“那是为什么?”Wade装作自己很好奇的样子。Peter低着头,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鼓起勇气,缓慢地说:“呃……这样就不会有别人来和我抢了?”


接着就是一阵只有雨声的沉默。


“我都不知道我该生气,还是该笑,笑得躺到地上去。”Wade说。Peter没有抬头看他,只是嘟囔了句什么。“为了缓解这种情绪,我决定淋雨回去。”他说,然后走进了雨里。Peter惊讶地看着他走进雨里,反应过来之后追了上去。Wade一边淋着雨,一边大声地唱《Singing In The Rain》,还在原地跳了两下踢踏舞。他像是忽然玩心起来了,转过身,隔着雨帘,大声对Peter说:“来,我来教你跳舞怎么样?”


“跳什么舞?”Peter眯着眼说,雨大得他都睁不开眼睛,现在他们两个肯定就像两个傻蛋。但Wade已经跳起舞来了,什么舞种也说不上,感觉只是在胡乱摆动手,脚在地上的水洼里踏来踏去,他在耸动着肩膀往后仰的时候还告诉Peter,这是Deadpool式舞,他独创的。


Peter大声笑起来,把皮夹克脱下来,扔到一边去,跟着Wade在雨里转了个圈。Wade教他要在转圈时用力踏一脚地面,把地上的积水全都踏起来,还要在水洼上蹦蹦跳跳,总之把水全都溅起来就行了。Peter跟着他毫不温柔地用力踩了踩水面,学着Wade跳了一小段踢踏舞,他力度很够,学习速度也很快,踢踏舞没什么问题,但是Wade一开始教他扭腰就出现了问题。


“我不能扭腰!”他大声说,Wade也在雨声里大声问他:“为什么!”


“因为那看上去——”Peter没说下去,他撇撇嘴,踮了踮脚。


“你都穿着渔网袜了,你为什么还顾忌这个?”Wade大声问他。


“这是迫不得已!”Peter脸都涨红了,“我并不想穿的——”


“你柔韧度很足,如果扭腰肯定很多人喜欢!”Wade拍了拍自己的屁股,“对了,扭腰的时候还要拍自己屁股,完美,我都想朝你洒美金了——”


“我不扭腰!”Peter倔得很,转身就要跑了,Wade只能跑去追他。他们沿着雨里的街道跑了一段路,Peter可能觉得这有些滑稽,就又笑了起来。他忽然停了下来,一边唱着《Singing In The Rain》一边跳了一小段踢踏舞。


“怎么样?”他神采奕奕地问。Wade满意地朝他点点头,故意装出一个严肃的老师的表情,说:“嗯,很不错,只要扭腰拍屁股——”


Peter踢了靴子,抬脚去踹Wade的小腿。他把另一只靴子也踢掉了,穿着渔网袜站在雨里。


“Bonnie会哭的。”Wade说,“你怎么能这么对她可爱的渔网袜。”


“其实,”Peter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后颈,“我不太会穿这种袜子……然后……”


他把皮革热裤的裤腿往上掀,露出下面的渔网袜,那里破了一个洞。“我把它扯破了。”Peter抿着嘴说,“你觉得Bonnie会生气吗?”


“肯定会的。”Wade撑着膝盖,盯着那个破洞看了一会儿,感叹说,“我们应该重新给她买一套。”


“我们可以给她做一套。”Peter提议,“Wade,你不是有缝纫机吗?”


“说真的?”Wade瞪着他说,本来很不想同意,但是忽然想起了什么,瞬间改了主意。“你说的对!我们做一套给她,”Wade叉着腰说,“红黑配色,Deadpool版紧身舞服,我想想就很完美!”


Peter朝他笑起来,他又抹了一把头发,靴子歪歪斜斜地躺在他脚边,他也不在意了,只是踮着脚尖,吻了吻Wade的脸。他把手伸向Wade的屁股,把他裤兜里的那些女孩留下的电话号码捞出来,装进自己的裤兜里。


“我会给你打电话的。”他眯着眼睛,朝Wade坏笑起来,接着拎起靴子,哼着歌走了。Wade抱着双臂,在原地踢了踢地上的积水,才追上Peter的步伐。


 


幸运的是,他们回到了家,并且第二天谁也没有感冒。皮夹克忘在了街边,酒吧街上多了蜘蛛男孩的传说,但是令人遗憾的是,他再也没有出现过。谁也不知道Booty Bonnie到底在那天去了哪,因为她自己也不记得了,但她的紧身衣忽然变成了红黑色的,而她一直说这是有人给她的神秘礼物。


 


 


FIN.


 


 


其实那些电话都被雨水糊得看不清了,但Peter就是不想让Wade留着这些电话嘛(x


谢谢大家看到这23333写荷兰虫很开心哇,嘿嘿嘿


提到了两首我很喜欢的歌,开心!《Umbrella》我也很喜欢,而且都因为荷兰弟弟,又开始重复循环了233333


题外话:感觉Peter穿女装是会觉得害羞的那种,荷兰弟弟则完全放开了疯玩,他们两个说像也很像,说不像也有不同的地方,如果归乡虫和荷兰弟弟真的能打破次元壁见面的话一定好好玩23333





【Spideypool】猫睡衣与玩偶(RR贱/荷兰虫,就是篇傻白甜w)

AOzero:

Attention:


1、RR贱/荷兰虫,不是倒追系列,只是一篇纯粹的傻白甜,没什么营养的w


2、和绵羊太太 @绵羊草 聊了聊,就很想写写谈恋爱情况下的这两只,一定就是超级幼稚的两个巨型宝贝天天黏腻在一起(不


3、写的时候一直在听萌德的《Lights On》,嘿嘿嘿


 


 


OK?At一下马爸爸 @東陵馬 和浓爸爸 @阿浓 ,我胡乱写的,还是写完啦w


题外话一句,《迷失Z城》快上映了,大家快去电影院艹一下票房啊wwww(x


 


 


猫睡衣与玩偶


by AOzero


 


Wade翻遍了自己的衣柜,床边椅子上的衣服堆,还有地上乱七八糟的杂物堆——包括几个包装袋和几本热辣女郎杂志,以及一个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高尔夫球——甚至沙发垫子下也翻了一遍,还是没找到自己的那条Hello Kitty睡裤。Al坐在沙发上,因为他在自己身边走来走去并不停弄出噪音而皱起眉来。


“那条裤子不见了——Al,你看到了吗?噢该死,你当然不会看到……”Wade嘟囔着,钻到桌子下去,过一会儿又像一条大狗一样钻出来。他盘着腿坐在地上思考,然后掀开地毯看了看下面。


“什么裤子?”Al平静地说,“你现在没有光着屁股吧?我真庆幸自己瞎着。”


Wade朝她做了个鬼脸,在Al敏锐地察觉到异样之前,回到了房间里。Peter还窝在被子里,Wade几乎把整个房间都掀翻了,都没能吵醒这个嗜睡的青少年,Wade也无意去吵醒他,只是坐在床边,难过得都要开始吸鼻子了,毕竟那是他最喜欢的一条睡裤,但现在他只穿着一件背心,光着屁股,坐在床边哀悼他的小猫咪睡裤。


这事说起来就很诡异,因为他昨晚明明记得自己把睡裤扔到了一旁的椅子上——就在他一只手贴在男孩的脊背上,一只手贴在他的屁股上,把他亲得喘不过气来只能哼哼的时候——Wade沉默地盯着椅子上的那堆兜帽外套看了好一会儿,思考他的兜帽衫把他的睡裤撕成条块吃进肚子里的可能性。他当然是开玩笑的,衣服又没有胃。


Peter在床上翻了个身,Wade觉得在自己这么哀伤痛苦的时候,旁边却有个人在享受愉快的睡眠,实在太让人不爽了。他要和Peter分享一下他的悲伤,毕竟Peter是他的小男友,和Deadpool谈恋爱你就得承受这些。于是他一下扑到Peter身上,试图把他压死——不,试图把他温柔地唤醒。Peter在被子里挣扎了好一会儿,终于把脑袋从被子里露了出来。他的头发都被Wade揉乱了,还很迷糊的眼睛有些惊慌地睁着。


“怎么了?”他问,声音还有些发哑。Wade给他讲发生了什么——包括他是怎么失去那条让他魂牵梦萦的粉红色睡裤,以及今早他怎么在Al面前摇晃屁股蛋的故事——Peter嗯了一声,打了个哈欠,看上去随时就要再次睡着。Wade知道男孩最近很忙,又要读书,又要做点零工,还要和他的Mr. Stark学习怎么成为一个合格的超级英雄——但Wade觉得,这都没有他重要,没有他的粉红睡裤重要。于是他很生气地把Peter的被子掀走了。


Peter一下就清醒了,翻了个身想要坐起来,他刚坐起身来,就和Wade都愣住了。他们瞪着对方瞪了好一会儿,接着同时发出了一声类似尖叫的声音。


“你为什么没有穿裤子!”Peter大喊。


“你为什么穿着我的裤子!”Wade尖叫。


他们瞪着对方看了好一会儿,然后Peter缓缓地说:“噢……”


他抓了抓自己已经变乱的头发,试图用手把它理顺一些,然后朝Wade露出一个有些尴尬的笑容来。


“对不起……”他说,微微吐出一截舌头,“昨晚我觉得有点冷……你就不能先随便找条裤子穿上吗,Wade?你屁股冷不冷?”


Wade瞪着他,然后扑到床上,试图把他的睡裤扒下来。Peter在床上挣扎起来,他们几乎从床上一直打闹到地上,如果不是Wade不能黏住天花板,可能还要打闹到天花板上去。Al听他们动静太大了,忍不住朝他们喊了一声。但这最多只能镇住他们十秒钟——Peter会低声对Wade说,嘘,别吵到她了。Wade就开始咬他的手指,惹他咯咯笑起来,然后他们的笑声就会越来越大,最后又重新闹腾起来。


Al对此也没有办法,说实话,Wade和Peter两个人谈恋爱的时候,几乎是无时无刻不在打扰周围的人。Peter对此也道过歉,但他毕竟还年轻,很多时候Wade忽悠他两句,多出格的事他可能都会燃起兴致,有时候玩疯了可能就控制不住自己。Al最起码还不讨厌他,只是Wade太烦人了点。


他们终于从床上爬起来,前往浴室的时候,Wade还跟在Peter屁股后面。Peter还是没有把睡裤脱下来还给Wade,但他逼Wade穿上了四角内裤。他们站在镜子面前,Peter开始往自己的牙刷上——Wade给他买的,牙刷柄是一只抱抱熊,基本就是一把儿童牙刷。Peter特别嫌弃这把牙刷,觉得一点都不帅,但还是每次都用它——挤牙膏,Al还能听见他们在进行某种让人觉得很无聊又很不舒服的对话。


“你今天看上去真帅啊,小甜心。”Wade每次都是在给Peter梳头发的时候说这句话,Peter含着牙刷,口齿不清地说:“你也很帅。”


“好吧,虽然你现在满嘴都是牙膏沫,但你愿不愿意亲我一口?你用的哪支牙膏?草莓果酱那支?我喜欢。”


“如果你想的话——我可以亲你的脸一口。以及我不喜欢草莓味的牙膏,Wade。”


“嗯哼,行,你亲我一口,我就重新买一支给你。”


接着就是一串傻得几乎冒出泡泡来的笑声,和模模糊糊的、但是让人感觉非常黏腻的低声说话的声音。Al嘴角都拉下来了,天知道她每天要忍受这样的时刻多少次,这种幼稚的行为什么时候才是个头,她也不知道。上次Peter忽然在凌晨时从窗户翻进Wade的房间,悄悄地贴在刚睡着的Wade耳边说:“还记得瑞安·雷诺兹演的那个角色吗?他死啦。”让Wade几乎立刻惊醒,尖叫得整栋楼都能听见,当然也把Al震醒了。而这一切只是因为,在上个电影夜,Peter坐在沙发上看电影时,Wade非要给他讲这部电影后来发生了什么。拒绝剧透的Peter死死地捂住自己的耳朵,Wade就压在他身上,伸手去扒他的手,非要剧透给他听。Peter在他说出那句剧透时大叫了一声,猛地把Wade摔到了沙发底下。过了几天,Peter特意去看了场首映,然后凌晨翻进Wade的房间里,就为了报复他。


Peter在Wade尖叫的同时放声大笑起来,接着他们又在房间里上演你追我赶的戏码,还说要打枕头大战,气得Al用拐杖锤了锤墙板。


“嘘,Al还在睡觉呢。”Peter说。你现在倒是想起来了,小白眼狼,Al心想。但他很快又开始低声笑起来,听上去憋得都快断气了,就像是Wade在使劲挠他痒痒似的。


他们之间幼稚的恶作剧简直频繁到令人心烦,Peter缩在沙发上看恐怖片,Wade就会悄悄绕到他身后,大声地喊一声,让男孩吓得几乎跳到天花板上去。接着Wade就会笑得倒在地上,直到Peter揪起沙发上的抱枕扔到他脸上。Peter有时候也会恶作剧回去,例如在Wade熟睡的时候给他涂口红,在他鼻子尖挤奶油。男孩还会把他整到Wade的过程全用摄像机录下来,像是想要成为什么YouTube博主似的。


Al当然知道这些事,她可是Wade的同居人,他们两个之间发生什么事Al都能听见。而实际上,不止Al每天都因为他们两个黏在一起而烦心,Weasel当然也是。Peter和Wade曾经在他的酒吧里吵过一架,吵架的内容简单得很——他们刚好看完电影回来,还没腻歪够五分钟,就开始争论到底是阿波罗厉害一些,还是午夜骑士厉害一些。Peter开始引证官方百科数据的时候,Wade已经开始用平行世界的漫画来搪塞他了,他们越吵越严重,甚至开始对对方进行人身攻击。


很吓人?不,并不是。Weasel得站在吧台后面,听着他们像两个幼儿园儿童一样,对着对方愤怒地比着手势,同时大声说:“你丑死了!”“你才丑!”类似这样的对话可以持续十分钟,直到Wade大声说:“我他妈当然知道我丑了,全世界都知道我丑,怎么样,反正你丑不过我,也算是你输了!”


Peter震惊地看着他,好像丑不过Wade对他来说是什么世界毁灭级别的打击似的。


“其实啊……”Weasel看不下去了,他想说点好话——或者说狠狠地唾弃——他们一下,但他还没说完,Peter就扑过去猛地抱住Wade,用他的那两条小胳膊勒得Wade都喘不过气来。


“我……对不起!”他说对不起的时候声音大得像是要让所有人的耳朵都暂时丧失听觉,“我不是故意的,我只是……呃,对不起。”


Wade犹豫了好一会儿,Weasel朝他翻了个白眼,朝他比了个手势,让他把手放到Peter肩膀上。Wade照做了。


“你才不丑呢……”Peter嘟囔着说,Wade嗯了一声,又看了Weasel一眼。Weasel避开了他的视线,现在这个情况真是有点让人不知所措啊,一整个酒吧的亡命之徒都看着这边,被迫看Deadpool和他的小男友抱在一起,争论Deadpool到底丑不丑的问题。这不是废话吗,Weasel心想,谁都知道Wade丑得都可以赢吉尼斯世界纪录了!


“我们能回去了吗?”Peter抬起头问。Wade从兜里掏出几张皱巴巴的美元,塞到Weasel手里,带着Peter回去了。在他们走到门口的时候,Weasel还听见Peter小声说:“这么多人看着我不好意思……”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他们自己非要把眼睛移过来的,不能怪谁。”Wade说完就亲了Peter一口,拉着他离开了。Weasel一边擦着杯子,一边考虑要不明天在门口贴个“牛油果禁止入内”的标语。


他们之间这种黏腻的关系甚至影响到了Ned。虽然Ned对Peter有个“挺有钱的”男朋友这个事实还是挺开心的——这里有几件事,他算是沾了Peter的光。第一件事是Wade给Peter买了好多星球大战的限量版周边,Peter特意送了他一些,这也太爽了。第二件事是Wade每次都会带他们去看各种各样的球赛,他就是有办法搞到门票,然后让Peter带上朋友一起来。第三件事是Wade带Peter和May婶去海边度假,并且说Peter可以带上他的朋友一起去,Peter选了Michelle和Ned。他们在海岸玩了整整一个星期,住在五星级酒店里,每天睁开眼睛就有吃的。Wade甚至搞到了一辆敞篷红色跑车,带他们在附近兜了一圈,还说要教Peter开车——虽然Peter差点把车子给掀翻了,May婶在一边发出尖叫声,Wade还在副驾驶座上狂笑,夸Peter真是个天才。


Ned总觉得Peter像是过上了什么贵族公子一样的生活,毕竟Wade什么都愿意给他买。只是好在Peter本人感觉没变多少,但除去这些沾Peter光的时刻,Ned觉得自己需要和Peter进行一些科学宅之间的友谊探讨——没有什么出手大方的男朋友的陪伴——的时候,Peter却开始抽不出时间来了。他以前总是和Ned约着一起看电影,或者一起去实验室,但他现在开始说:“Wade也约我去看神奇女侠了,如果你愿意的话,我们一起去可以吗?”


Ned浑身打颤,他们上次就三个人一起去看了部电影,他现在都不想去回想那天发生的事了,尴尬到他都想把自己无限缩小然后从椅子缝里逃走。


于是Ned只能说:“我忽然想起来我还有家务活要干,下次吧,你先和他去就行。”Peter总会朝他露出一个带着歉意的笑容来,这让Ned还稍微好过了些,至少Peter还是在意他的感受的——除了Wade也在的时候,那时候Peter可能就不知道怎么去在意Ned的感受了。


说到底,Ned也不是不想和Wade搞好关系,但他们三个都在一起的时候,Ned就算想和他们聊聊天都不可能。Peter和Wade的交流节奏不是普通人可以跟上的——他们总是语速飞快,每一句话都藏着一个梗,如果他们同时发现了对方话里的梗,就会惊喜地指着对方大笑起来,而周围人的人只能愣愣地看着他们很快地把话题转到了下一个。


Michelle一边嚼着口香糖,一边低着头说:“随他去呗,Peter一看就已经深陷其中了,他现在活在盖茨比的世界里,没忘记我们已经很了不起了。”


Ned不知道举这个例子对不对,因为Peter看上去也很喜欢Wade,而且还不是只喜欢他的钱的那种。当然钱可能也是一部分,Wade给Peter买过几大束玫瑰花,Peter皱着眉嫌他浪费;等Wade买了一整套星球大战的蓝光加上特典漫画的时候,他就没让Wade去退款了。虽然Ned可以理解,毕竟如果有人给他买十套星球大战的乐高,他可能也抗拒不了。事实上,Peter喜欢Wade,包括Wade愿意为他花钱。而Wade喜欢Peter,包括为Peter花他的钱。这看上去挺好的,没什么问题,但Ned还是很希望Peter可以多抽出点时间来,而不是总是忙着去陪他的男朋友。


对这一切完全看在眼里并且了然于心的,当然还是Tony。Al和Weasel只能拿Wade下手,却从来狠不下心去怪Peter,他们觉得这都是Wade的问题——当然,Tony承认,百分之九十八都是Deadpool的问题——而Ned觉得其实这不算件坏事,只要Peter多有点时间陪陪朋友就好了。但Tony可不一样,他当然知道他得找谁,在Peter又一次来Stark工业帮他泡咖啡送文件递扳手的时候,Tony用鞋尖点着地面,让自己的转椅转起来。


“嘿,小鬼头,”他说,“你最近总是来了不到两小时就急着跑回去,怎么了?有什么东西在你心里已经比我还重要了?我最近因为危机感都睡不着觉了。”


Peter吓了一跳,差点把实验数据填错了。他朝Tony咧咧嘴,说:“May婶让我早点回去……”


“你现在都会朝我说谎了,我觉得我在你心里已经和Hawkeye的地位差不多了?这也太让人伤心了,我才不愿意和他划到一个档次。”


Peter有些紧张,眼睛紧紧地盯着他,盯了一会儿又不敢看他了,开始眼神飘忽。Tony站起身来,走到Peter旁边,拍了拍Peter的肩膀。男孩身体都绷紧了,Tony拍一下他就颤一下,“我知道你是去找Deadpool了。”他说,“你觉不觉得你和他有些太过分了?你有没有考虑过稍微和他分开几天?你们要是再这么下去,你没了他就活不下去了该怎么办?”


Peter有些疑惑地盯着他,然后从Tony身边走开,绕到桌子的另一边去,似乎是试图离Tony远一点。


“我才不会没了他就活不下去,”Peter嘟囔着说,“我生活里又不是只有他,我还是Spider-Man,我还得救纽约那么多人呢。”


“你居然知道这一点,让我感到很惊讶。”Tony靠着桌子,朝他鼓鼓掌,“要和我打个赌吗?你肯定不能和他断绝联系一个星期——不,三天。那你肯定不能和他断绝联系超过三天。”


“肯定可以!”Peter气鼓鼓地说,年轻人,冲动,忙着证明自己不是个宝宝,“我肯定可以!”


Tony有一瞬间感觉很爽,他又耍到Peter了,“好啊,试试看!如果你赢了,我就直接带你去NBA直播现场。”


“好!如果你赢了,我就一星期都不来Stark工业了。”


“等等,这是惩罚吗?”Tony惊讶地说。


“对我来说是的。”Peter严肃地点点头。


“你不来Stark工业,我不就得另外找个人泡咖啡?”Tony皱着眉,“不好不好,如果你输了,你得在下一次派对上跳脱衣舞。我允许你留一条内裤,怎么样?”


Peter吓了一跳,但还是硬着头皮答应下来了。他回去以后开始和Wade商量这件事情,他决心一定要赢,于是把Wade的号码都拉到黑名单里去了。Wade感觉很心痛,但Peter没有告诉他如果自己输了会发生什么,Wade隐约觉得会出事,所以他同意配合Peter。


他们真的完全断绝了联系两天,Peter每天都照常去上课,放学就马上回家,哪里也不去。但在第三天的下午,Peter趴在房间里的桌子上叹气的时候,他的窗口前忽然倒吊下一个人,穿着巨大的Hello Kitty玩偶装,手里举着一个纸牌,上面写着“I Miss You Soooooooooo Much”,O字母多得纸牌都塞不下了。Peter扑过去紧紧地抱住了这个玩偶,把这个巨大的玩偶人拽进他的房间里来。


Tony翘着腿,用手指敲了敲桌面。“所以,你有什么感想吗?”Tony问,他抬着下巴,“你要知道Mr. Stark永远是对的。”


Peter撇撇嘴,看上去特别不情愿。但要让热恋中的两个人分开本来就很难,而且还是Wade先出手的,这可不能怪他。但不得不说,Peter在这两天里抽出了时间陪Ned做了实验,和Michelle看了场电影,还帮May婶买了鸡蛋,Al和Weasel肯定也很高兴。他撇着嘴,还是有些小情绪,但服气了一些。他说:“知道了,以后不会这么过分了。”


“那就行。”Tony朝他摆摆手,“再给我泡杯咖啡来。还有,别忘了去找一条你最好看的内裤。”


Peter打了个冷颤,不情愿地去给Tony泡咖啡了。


 


Tony的下一次派对,Peter真的脱到了只剩下一条内裤,等他从吧台上跳下来的时候,Wade忽然从一旁跑出来,开始把那条Hello Kitty的睡裤套到他腿上。他一边帮Peter提裤子,一边笑嘻嘻地说:“如果你早点说惩罚是这个,我一定第一天就去找你了。”


Peter涨红了脸,拍了他的脑袋一把,在Wade凑过来磨蹭他的脖颈时又憋不住笑了起来。


 


 


FIN.


 


 嘿嘿,青少年热恋的时候没有谁管得了啦(不


 

我来拿20张冲印啦!!!!!!